第七章 启我仙途洗髓丹 一朝离家是非空

作者:梁皇无忌 | 发布时间:2016-06-09 09:49 |字数:6251

    上文讲到,李灵感被赵老发现有书墨气息,李灵感四年来一直看脑中古籍为了修仙铺下康庄大道,而写毛笔字则是为了画符练符做准备,一手好字大大增强制符的成功率。,读书写字可静气凝神。古时候的修仙者前身都是才高八斗的儒生。不但作诗写文。甚至还有一些人中过进士,榜眼,探花。

    我们举个著名的仙人——纯阳仙人吕洞宾,吕祖。吕洞宾姓李,是唐朝山西省浦州永乐县人,唐德宗贞元十四年(798)四月十四生,传说异香满室,有白鹤飞入帐中不见,自幼聪颖,十岁便能文,十五岁就能武,精通百家经籍,唐文宗开成二年举进士第,出任江州德化县令一职。不久因宰相李德裕结党营私,吕祖不愿偕同,于是弃官隐居于卢山的深林山洞中,因该洞有两个出“口”,于是便改姓为“吕”,并自称为是洞中的宾客,改名为“洞宾”。

    《宋史.陈抟》记载:“吕洞宾有剑术,百余岁而童颜,步履轻快,倾刻数百里,以为神仙,皆数来抟斋中,人咸异之。”吕洞宾兴趣广泛,虚心好学,广参贤达,博览群书,融汇贯通,勤于笔耕,留下丰富的著作。他不仅是道教祖师,而且是个诗人,所以受到后人广泛的敬仰。

    吕祖作品极多,但绝大部分是诗词歌赋,其他如《金华宗旨》《五品仙经》《八品仙经》等都是伪托吕祖之作。其中《敲爻歌》,《洞庭湖君山颂》,《剑画此诗于襄阳雪中》,《题凤翔府天庆观》,《潭州鹤会》等这些都是诗文佳作。这些诗文只要通读,你就会在修仙有新的理解。

    真搞不懂那些种马男猪,连论语都没通篇看过,诗都不会写,怎么就能修仙?

    李灵感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注意到的事,他则是在准备,内外经圆满的最后一步——服用洗髓丹。

    半夜两点,荒山坟地,李灵感支起两个铁制一米多高的油桶,下面则燃烧这熊熊烈火,桶中沸水滚滚。之间李灵感在两个油桶间,来回穿梭,左手拿着手机计时,右手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几味药材,扔进沸水中。淡淡的药香,弥漫在空中。等时间差不多了,李灵感带着隔热手套将两个油桶里的药水逐一倒进一个大号的木制浴桶中, 最后从胸口的口袋中拿出一个油纸包,一粒古朴的丹药,在月光下闪光烁烁。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霎时间扑散而开。瞬间盖住了浴桶里的药水香,只见李灵感,双手一掰,洗髓丹瞬间分成了两半。一半他扔进水桶中,一半他含在嘴里。

    脱得光光,跳进浴桶里,跳进滚烫的药水中。只见他在浴桶中,开始做起十八势动作图,做十八势动作是用来吸收水桶和嘴中的药性,这也是为什么买最大号浴桶的原因。在浴桶中做什么动作都不会有些影响。李灵感发觉以往大成时做十八势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流畅。 现在因为置身于滚烫的药水中,药效发作的原因,全身又痒又疼,如被万蚁噬咬般。嘴中的半粒洗髓丹更是,随着李灵感的唾液融化,滴滴药液流入内脏中。内脏就好像搅在一起一般,好是难受! 动作变得十分迟缓,李灵感不能放弃!一旦精神和动作有所松懈。 前功尽弃。

    李灵感每多做一个动作,原本清澈的药水就会黑上几分,散发着恶臭。嘴里的半粒洗髓丹也融化殆尽。  这个洗髓过程,是先难后易,刚开始的是最难受,最痛苦的,慢慢的只要你撑下去,药效减弱,动作会渐渐恢复流畅,快起来。  

    最后一个动作,双手举过头顶。“哈~~”    时隔四年的再一次的吼声,‘砰~哗啦’ 木制浴桶在李灵感气势下一下子就被炸裂的支离破碎。

    李灵感的身体如白玉般剔透,身上的肌肉恰到好处,不多不少。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  

    看着洁白的皮肤,李灵感皱了皱眉头,‘太引人注目了,必须想办法解决。”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筋骨,身体无比的轻松。 他对着身边一棵碗口大的树木,挥出一击手刀,‘啪呲’ 树木竟拦腰折断, 之后他又在地上画了一个九宫图案。双脚在九个格子中,毫无规律的快速转换,交错,踩踏。他的脸上一片轻松,双脚协调很好,没有丝毫相绊感觉。

    内外经圆满完成,现在只要修炼炼精化气的法诀,李灵感就正式踏上仙途了。

    修仙课堂开课啦!!!

    知识要点(仙):性命双修,长生为基。内外双修,外练精,內练神,气相连。  精化气,气养神,注意李灵感的《内外经》 的内外指的是肉身筋骨(外)和五脏六腑(内)。

    性者理也、心也、神也、意也、德也;命者法也、息也、气也、形也、功也。中华道家修炼注重性命双修。既要涵养个人的心性,使之光明;又要坚固个人的形体,使之长存。并且以长生作为基础,长生之道,其理有三:

    其一,倘道果未成,肉身先坏则分生了道,毫无指望。故须先证长生,坚固肉体,保住资本,而后方有今世修成之希望。

    其二,倘无一定命功,对忖个人的肉体,则难以克制自已的心念,修功难臻大成。

    其三,中华道家以修今世为本,最讲现实,首先证得长生,今世即享仙果,何必待到他生后世。

    所以,只有首先证得长生,才能充分保障个人的修炼,使人生更加圆满。把有限的生命溶化到无尽的宇宙运化之中,去体会生命的常在,这就是道家所追求的“长生久视”最高境界。

    修仙也对应三大丹田,上中下,也对应精气神。下丹田主精,中丹田主气,上丹田主神。同样是修炼三大丹田,修仙可以长生,而练武只能长寿呢?

    关键在于先天和后天之分,武者修炼的是后天血气,修仙者则是更加精纯养生的后天精气之后转而修炼的是先天元胎气。所以修仙者比武者走的更长更远。  在这里修仙的境界卖个关子,以后在李灵感的修仙之道上,会慢慢讲到。

    稍微训练了一下,李灵感心不跳气不喘,游刃有余的样子,他盘腿而坐闭目养神。打算天亮的时候在出山,全身放松,呼吸悠然,李灵感整个人融于自然之中。就在他修炼《蛰龙睡丹功》要睡去的时候,忽然他的猛地睁开快要合上的眼皮,狐疑的环顾着四周:“前辈看够了,可以出来了吧。”

    夜风吹过,‘呼呼’ 无人回答

    “前辈,您的修为的确很高,我一直都没发现您,但是……您刚才心境乱了。 ” 李灵感淡淡的说道

    “好一个嚣张小辈。你就不怕我心生歹意害你的性命?”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唐装,脚穿黑布鞋的老人摸着自己花白的山羊胡,走了出来,那个老人雪白的头发被一根木筷扎成道家发髻。脸上却一丝皱纹都没有,真是名副其实的鹤发童颜。

    “前辈要是心生歹意,在我脱胎换骨,伐毛洗髓的时候,早就可以出手了。何必在一旁替我护法。”

    “替你护法?  小辈你可别乱说!”  老人雪白的剑眉一瞪,无形的压力,压在李灵感的身心上。

    李灵感就好像没有受到影响般,继续说道:“就凭我刚才那一声长啸,定会惊起满林的飞鸟。  可是刚刚啸声过后,却异常的寂静,应该是前辈您布下的消音之类的伪装阵法。”

    “那你这么聪明,不妨猜猜我找你干什么?”  老人眉头一挑

    “前辈修为高深莫测,找我一个还未修炼炼精化气的小辈,无非两种可能,第一种,先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宝贝或消息。 要如果是第一种,现在前辈的手应该搭在我的天灵盖上,施展让我乖乖服从的秘术了。那么就是第二种可能,前辈想收我为徒。 想先在一旁观察我的资质和心性罢了。”

    “对!我确实想收你为徒,你再猜猜我出自何门何派。” 老人露出满意的笑容

    “全真道龙门派。”  李灵感毫不犹豫的说道

    老人原本打算看李灵感一脸为难样子,谁知道被一语道破身份,即便修身养性多年,还是一脸惊呆了的样子:“算你蒙对了!说说什么道理。”

    “原本我是怀疑前辈是正一道张家的,蕴州市是沿海城市,处于华夏国南方,南方是正一道的区域。不过最后我仔细一想,发现我错了, 前几天为了叶凡的事,就有一练气士来我家暗中试探。那个练气士极有可能是正一道的人,那个时候我掩饰的极好,那正一道的人应该没有怀疑我,即便他怀疑我,也应该没有什么直接证据,如果是他,跟踪早已会被我识破。用你这样的高人跟踪我这样的小人物,不免有些大材小用,所以你绝不可能是正一道的人。

    那个被叶凡所杀的年青人,我曾用望气术看过,带有天子紫气。 跟燕京的上头有关系。全真道龙门派的总部应该在首都燕京白云观吧,想必前辈是受到那位的委托才来蕴州市的吧!”李灵感解释道。

    那龙门派道人哈哈大笑:“好,好,好!我一阳子总算没有看错人,李灵感你比起张家的张龙虎那个空有资质没有大脑的家伙好太多了。”

    “张龙虎? ”

    “你不会认为只有你一个人,有修仙传承吧?”

    “不,叶凡他也有修仙传承。”李灵感摇摇头

    “我知道,那个白痴没有像你一样抓住机缘,活该身死道亡。” 龙门派道人不屑道

    “这个跟张龙虎有什么关系?”

    “最近几年,出现了很多像你和叶凡一样凭空就有修仙传承的人,他们有些没有名师指导走火入魔,有些走上邪道祸害平民,有些放不下红尘俗世牟取暴利…… 他们中只有少数真正把握了机会认真修仙,我们这些修真门派一边解决那些邪魔歪道,一边为了门派的香火延续而寻找可造之材。茅山,武当山,青城山都给自找了五六个个了,正一道也找到了十几个,至于我们全真道,包括你在内只有七个。全真道七大派遇仙派,南无派,随山派, 仑山派,华山派,清静派各有一个,我此次来就是想招你入我龙门派的。”

    而那个张龙虎,原本是张家的旁系子弟,身体先天不足,孱弱,没有修仙的资格,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有了修仙传承,暗中修炼。最后在张家大比上大放异彩,力压同族,技惊四座,当时我也是在场十分吃惊,之后走进龙虎山祖地,被龙虎二灵看中,寄身其中,替其易经洗髓,将来成就注定龙虎交汇,抱得金丹。”

    “那你觉得我怎样!” 李灵感站起来认真看着那一阳子的眼睛

    “资质上内外圆满,身体脱胎换骨,而且还是童子之身。最重要的你有颗道心。”

    “道心?”

    “道心就是一个人的向道之心,有了它人就可以,不被红尘俗世牵绊,一心只走那修仙之道。立道心,是难的,也是容易的,难在你不管多努力也竖立不了它,容易在于你在往往不经意间就拥有它。就是这样,过去一万个人里有可能连一个都没有,而且现在物质文化横流,所有人都沉浸在享受中,有太多诱惑人的东西,这样太难让人一心向道了。” 一阳子叹气道

    “比起那张龙虎呢? ”

    “各有千秋吧……”

    “我明白了,道无经不传,经无师不明。 我愿意拜师! 但是……”  李灵感突然提出条件

    “要什么,丹药,法宝吗?”

    “我要做全真道的弟子,不是龙门派的弟子。” 李灵感跪下抱拳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你打算继承我们七派全部的传承”   一阳子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叫李灵感的年轻人在想些什么了

    “您忘了,我脑袋里的修仙传承,既然踏入你们全真道,那么我不能只学一派之学,这对我了解全真道,而言只有管中窥豹的作用。”李灵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别告诉我,你这几年把你修仙传承里的书全给看了!”   一阳子瞪大眼睛

    “大部分吧,理论看了大部分不知道如何实践。熟记了,但是不太懂里面的意思,还得跟你们请教。” 李灵感波澜不惊的说道

    “好吧,你跟我去燕京,我召集其他六派的主事说一下你的事,不过他们的典籍应该在被他们的弟子补齐,你做好准备啊!他们可没我好说话。” 一阳子无可奈何的说道

    “多谢师父”  李灵感拱了拱手

    “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上燕京?” 一阳子一挥手将跪在地上的李灵感无形的托了起来。

    “回家里说一句就走!”  

    “你不会舍不得吗?”  一阳子看着李灵感似乎想看出什么。

    “我既然走了修仙这条道,那我就不会瞻前顾后。” 李灵感也看着一阳子

    “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早点收拾好东西三天后,我派人来接你。”  一阳子摇了摇头  

    “是”  

    “嗯”  一阳子满意的答道,只见他像武功小说里的武林高手施展轻功般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李灵感的视野里。

    “提气飞纵吗……  内气充盈,应该到了纳液了。”李灵感自言自语道

    黑色的夜空慢慢变的深蓝,李灵感知道新的一天来了,那地平线上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笑了 ‘全真道,正一道,还有那个张龙虎,我李灵感来了,你们做准备了吗?’晨曦中那个少年,李灵感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山,不久的将来,整个道教都会为这个少年迎来一场革命的浪潮。

    就在这个新一天的下午,一份录取通知书赶在其他学校的前面,被送到了李家。李灵玄已经上了大学不可能是他的,李灵儿的录取通知书还没这么快到。收件人的名字是李灵感。它属于李灵感,李家除了李灵感全都大吃一惊。注意(李灵感是在八岁时才回到李家,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    李父指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对着坐在对面的李灵感气冲冲的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  不就是被录取了吗?” 李灵感淡淡的说道

    “你骗谁啊? 学费全免,包吃包住,往返还让报销,还送电话卡,银行卡和手机。 学校还是在燕京首都,全能真知学院,听都没听过。你不准去!”  李父将录取通知书 ‘啪’的一声扔到地上。

    “弟弟你最好听爸爸的话,我查了一下这个学校连网站都没有。”  李灵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而且这封录取通知书,这么简洁,真正的白字黑字,连关于学校的照片,介绍和地址都没有。可疑,很可疑。”   李灵儿也插嘴道   的确鲜红的信封里,只有一张写着李灵感被录取的通知的白纸,背后面也只印着全能真知学院的名字,至于电话卡,银行卡和手机会在三天后送到。  

    “在高考前,遇到个老人,跟他谈了点东西,之后他就问了我的名字和学校。哦~~ 原来他就是这个学校的教授!” 李灵感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三天后过来接你上学,这是什么意思,开学还有两个多月。骗子,绝对是骗子!”   李父狠狠的拍着桌子

    “但是,我刚刚查了一下成绩,我已经被这所学校录取了,已经不能再报其他的学校了。”  李灵感捡起地上的录取通知书,全年真知学院不用想就知道是全真道招收自己的幌子。

    “那你不能去,电视里讲过这种学校是野鸡大学,不被国家承认的,你去上了,也没用。我们立刻报警抓他们” 李妈也不淡定了

    “没用的,他们能主动录取我,就说明他们是国家承认的,找**也没用。”

    “那二弟你的意思是要入这学喽?”  李灵玄挑了挑眉毛问道

    “难道不吗?” 李灵感拍了拍录取通知书上的灰

    “灵感,你就不要赌气了?” 李妈说着

    “赌气?  你们什么意思?” 李灵感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的所谓的家人。

    “这还不明白,你几天前知道自己的中考成绩是被叶凡做了手脚,而耿耿于怀吧!” 李灵儿不客气的说着

    “真是好笑,难怪你们最近都这么奇怪,原来你们是这么想我的事!” 李灵感虽然嘴角翘起,但是眼神变得深沉

    “怎么被说到心事生气了! 是你自找的,多管闲事,干嘛管叶凡的闲事?”  李灵儿继续说着

    “哦~~~  对,对,对。是我自找的。” 李灵感觉得自己多说无益,就站起身来,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

    “二弟等一下,三妹你少说一句。”  李灵玄也站了起来

    “不管你们怎么说,这个学校我去定了。”  ‘砰’ 的一声李灵感甩上房间的门。

    “哼!”  李灵儿扭了扭鼻子

    “算了,让他去吧!到时候有他后悔的!”  李父对李妈说道

    李灵感的心境乱了,他倒出点墨汁,铺开宣纸,毛笔蘸墨,只见他下笔如有神,顺畅无阻。等写完最后一个字,李灵感吐出一口浊气。

    平复心情的他将自己的东西收拾进箱子里,扔进储物袋。装进胸口的口袋里,之后从衣柜的被子缝中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陶罐。打开盖子,里面是土黄色散放着药香的药膏,这是李灵感用来治疗修炼时带来的筋骨酸痛而调制的。李灵感走进厕所,脱下全身的衣物,白玉般的皮肤,匀称的肌肉,瘦削的锁骨。看着自己这娘化的身体李灵感皱了皱眉头

    将液体抹在自己的身上,只见药液所抹之处,洁白光滑的皮肤立刻变得暗黄粗糙。看着自己有男子气概了,李灵感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只不过每次洗澡后都得重新抹一遍,比较麻烦。

    就这样,李灵感与李家人冷战了三天,三天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李灵感家门口。李灵感在家人复杂的眼神中上了车。 来接他的人是个抱丹宗师,从气运上看,比起九天前的那个抱丹宗师还要强,而且从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和朱砂味可以了解这个抱丹宗师不简单。全真道是李灵感越来越好奇了,一个练武的抱丹宗师也懂道法。

    上车后他的心神则是一直关注一旁的小巷里,是前几天那两个武者**和那个凝气大成的练气士。看样子他们是收到了什么消息,不过看样子他们不敢动手,应该是一阳子打过“招呼”了

    看着车窗外快速闪过的街道,李灵感感觉的一丝惆怅,二十年来从未离开过的城市,自己就要离开, 最后再看它一眼。

评论

您只有登陆后才可以发表书评
  • 暂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