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小宁小宁 | 发布时间:2019-02-17 03:20 |字数:2040

    “你不要这样,快点放开我。”萧筱忍不住挣扎。

    “我抱自己的女人,有何不可?”男人冷言道。

    随即,一手把女人从自己的肩膀扛了起来,无视了她的挣扎和呼唤,没一会功夫,萧筱就被他扔在了车上。

    当陈墨林正欲对萧筱做点什么时,发现她的唇上肿肿的,带点血色的浪漫。

    “你和哪个野男人亲热了?”因为心中的愤怒,就连说话也冷厉了不了。

    萧筱本是要回家的,却被莫名奇妙的发泄了怒火,她也不是软性子,语气不由的冲了起来“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你管得也未免太宽了吧!”

    “啊……疼……”萧筱突然感觉手腕一疼。

    垂眸望去陈墨林此刻正面目狰狞的捏着自己的手腕,不复平时里谦谦君子的温文儒雅,整个车内的温度近乎冰封,

    “萧筱,跟我去领证。”没有像上次的询问,几乎是肯定到不容置疑,有那么一刻,陈墨林很想用婚姻把萧筱束缚在他的身边,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太有魅力了,她生了孩子后,全身上下充满属于少妇的魅惑与成熟。

    “陈墨林,你这样有意思吗?有吗?如果我在意别人的评论,我早就找个男的搭伙了,但我不想,如果说是什么令我没有了对爱情和婚姻没有了期盼,那就是在我有了乐乐的时候。”

    陈墨林明白萧筱的话中之意,确实,都是他亏欠的,“筱筱,是我的错。”

    “你在六年前这么说还有可能,现在,就放了我吧!”萧筱闭上眼睛,表情颇为痛苦。

    就在这时,萧筱手机传来一阵电话玲,看到是一则陌生来电,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下去。

    当她听了电话,整个人都紧张到懵了,“你就是能源局长萧建山的女儿萧筱吗?我跟你说,你小孩现在在我手上,你最好给给乖乖的打500万来,不然你就等着收尸吧!”

    紧接着还有萧乐乐的哭声,当她想再问多两句对面却挂了。

    “筱筱,你怎么了?”陈墨林见萧筱一下这么紧张,不由的担心道。

    萧筱泣不成声的把刚才电话里绑架的事和他说了一遍,“墨林,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好怕,我好怕乐乐她会……”

    “筱筱,对方还只是谋财,你想想你爸妈是有什么仇家吗?” 男人沉思片刻问道。

    “我…… 这怎么可能呢? ”

    “筱筱,你看这样,你先去报警,我拿钱去他们说的地方看看,知道了没?”陈墨林说道。

    “你要注意安全,他们不是善茬。”萧筱担心的说道。

    S市城郊镇上,一处不起眼的平房里,窗口封得严密,外面看不到里面任何的一处。

    但与外面瓦片房不同的是,里面装修极度奢华,地板、桌椅以及大部分的家具,都是用白金打造的,可以看出屋子主人生活之奢靡。

    在客厅中央,精雕的白金桌椅上,坐着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他的着装颇为正式,全身的西装革履衬托出他身上的气质不凡。

    男人缓慢又仔细地一遍又一遍翻阅着照片,不知是照片里印了什么?让他眉头紧锁。

    “是你们逼我的,萧筱,要怪就怪你家和我家的恩怨。”

    萧筱此刻不知,这一刻等待她的终将是万劫不复的命运。

    而此刻,萧家里也是乱成一锅粥,萧筱已经报警了,但是乐乐的安危还是一个未知数。

    “筱筱,你知道吗?这次乐乐的绑架并不简单。”萧建山愁容满面的说道。

    “爸,怎么说?”

    “二十五年前,当时我还没进机关,在铜场工作的时候,当时作业区那里闹出过人命,这个你以前应该知道吧?”

    “你说这个干嘛?”萧筱疑惑道。

    “其实当时死的人是作业区部长,所以我才有机会当作业区部长,当时我发现他在桐场,正好当时没有工人,所以我……  而绑架乐乐的很可能是他的后代所为。” 说话间,年迈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萧筱的心中颇为震惊,她知晓官场险恶,人心隔肚皮,但她不敢置信的是她的父亲也是这样的,这些年在这个位上之前,或许他还做了更多类似的事。

    萧筱极力掩饰住眼底的震惊,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那…… 那…… 爸,你又如何肯定一定是他的后代?”

    “筱筱啊!有些事情你还不了解,其实这些年那人已经威胁我很多次了,甚至还追杀过我,只是都没成功过,他这次是把主意打在乐乐身上了。”

    “那现在乐乐怎么办?”萧筱不由的担心起来。

    “你先别想那么多,你舅已经让便衣去看了。”萧建山说道。

    萧筱对于自己的舅舅没有多大的印象,只晓得他在公安上班,其他都不了解,但是听爸爸的语气,可以看出舅舅也是在一定位置上的,不然不可能随便派便衣。

    “爸,我也去,不然总觉得不安心。”萧筱愁容满面。

    “你别闹,你知道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全家,这太危险了。”萧建山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行,乐乐是我女儿,我不能不去,就算死之前也要看到她。”萧筱怒吼一声,便夺门而出。

    夜色撩人,在已是傍晚的城郊,这里没有所谓“城市的繁华与喧嚣”,充满浓烈的乡村气息,这里没有工业化的污染,这里就是一个小渔村,人们的生活都是依靠打鱼维生,在这里方圆百里,都看不出这片土地属于繁华落尽的s市,但没有人能想得到,在许多年后,这里同样与s市一样繁华落尽。

    只是如今的城郊,除了都在甘甜的梦里的人们,还有一阵阵警车的喧嚣声。

    此刻,陈墨林按照劫匪的约定来到城郊的一个小巷,接着便给萧筱发了一条短信,说明其位置所在。

    这时几个壮汉从暗处走来,与他交头,“跟我走,去见老大,否则就别和那小奶娃一起陪葬。”

    陈墨林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过阴险毒辣,幸好他发短信让萧筱小心提防点,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评论

您只有登陆后才可以发表书评
  • 暂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