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眼的回眸 10

作者:穿封琢玉 | 发布时间:2018-06-30 22:17 |字数:2132

    那一眼的回眸 10

    几天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伴着几缕飘荡的凉风,撕扯着空气,发出淡淡哀鸣,突然,一个轻巧的人影破空划过,冲散这阵冰凉的宁静。

    正所谓北风呼啸,秋风怒号……不好意思跑题了。

    来人一身黑衣,蒙着脸,风吹着几缕她飘落在外的头发,眼神凝聚,整个人显得都很沉静。

    其实,只是在和系统8012说话而已,而讨论的东西还很傻,虽然,叶七手拿系统出产的精品3D立体情景地图,可谓是好不顺手,但是,总是会有意外出现,现在她正站在离柳家别苑隔一个院子的地方。

    纠结的却是,很傻的东西。

    “这么多个院子和屋子,哪个是女主住的地方啊?”

    叶七很是无奈的挠挠头,沉吟一下。

    8012:……

    叶七:……呵呵。

    系统老实的猫着,一声不吱。

    夜风吹动叶七露在外面的头发,徐徐划过空气,叶七盯视了一会儿参差不齐的建筑,紫色灵气凝聚脉络,双脚用力一蹬,房檐上面的瓦片发出就快承受不住的吱呀声,落地准确,直奔目的地,放眼望去,周围最高的建筑,别说,还真是简单直接。

    站在房顶上,轻轻挪开一小块儿砖瓦,从小孔望去,虽然不能看到全部,但是,从身影也能确定这并非女主。

    既然确定,也不多耽搁。

    刚站定在另一侧第二大的房檐上,叶七基本就能确定了,这个才是女主的屋子。

    轻飘飘的,叶七就挪在了女主闺房床边,修炼灵诀之后,五感极好,眼睛扫在女主脸旁上,细嫩的皮肤上,一双纤细的眉,眼睛闭着,呼吸均匀,一派安详的样子。

    叶七就那么诡异的立在旁边,如果不去看,是感觉不到她站在那的。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眼神越来越幽深,系统也没有出声,似乎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叶七突然有些醒悟,与其说什么感天动地的真爱,不如说这是场卷进了权利漩涡的筹码,只是陪衬和表象罢了,用这个看起来大的表象遮盖阴影下的皇权之争。

    剧情里也确实是男主从一个游走权利边缘的闲散王爷成为了皇帝,只是到底怎么把最有力的皇位继承人干掉的倒是归功于女主了。

    最后女主也成为了皇后,可是貌似并非后宫没有其他妃子,但是剧情到女主成为皇后嘎然而止,并不知道后续如何,停在了这个美好的真爱上,没有后续。

    越想越是觉得有些歪剧情,算了,不想了。

    在女主柳惜若身上留了一缕气劲,叶七遁走,原地早已没有人影。

    ————分割线就是我————

    叶七以为不会再有事端,偏偏,离着老远,发现一抹黑影在往反方向走,叶七一看,正是往柳惜若那边去。

    不多想,直接以飘身跟去,还不能跟的太近,怕被发现。

    跟了一路,发现这家伙还真是往女主住处去的,叶七觉得嗅到了些什么意外状况。

    这家伙是谁啊?毕竟剧情才刚开始,她还真不知道女主会跟什么人现在就扯上关系。

    同样一身黑衣的人,似乎熟门熟路的翻进了女主的房间。

    叶七无言的跟在后面,看到黑衣人毫无顾忌的掀开了女主的被子,手摸上了女主柔嫩的脸颊。

    叶七眉毛一竖,差点一击过去,采花贼?

    结果女主开口的一句话让她收回了行动,并且让她惊讶。

    “尘轩,你来了?”声音娇娇柔柔,脸蛋晕红,惹人爱怜,并没有慌张的遮住身子的举动,反而抱了过去。

    “惜若,早就想你了,可惜却不能天天相见,等以后我成为侯爷,就没人能阻挡你我了,到时候我势必用八抬大轿把你娶回来。”黑衣人声音低沉磁性,脸上的遮脸布早就被摘下了,露出了一双好看的眸子和一张好看脸。

    “尘轩……”柳惜若眼角通红,含羞带怯,咬着红唇,好想马上就要感动的哭出来。

    “惜若……”,黑衣人看她这副模样更是忍不住,直接吻住了那好似任君采撷的唇,柳惜若也没有拒绝,好一会儿,才松开。

    叶七:……男主,我好像看到了你头顶的青青草原。

    叶七不打算在在这看着这没什么营养的男女情话连篇。

    直接走人,不想承认其实是有点被恶心到了。

    这在古代讲究男女大防的时候,这两人着实有些大胆,通常就算不是直接安排婚事,也是明面上交流情感,这可好,直接夜里私会了,难道见不得人吗,两人关系?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见到男主的时候,又会演一出什么大戏。

    这可真是,还以为是采花贼呢,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出,却是剧情里没有的,令人意外。

    不过,那黑衣人说是侯爷?名字叫尘轩,不会是剧情里对女主爱而不得的忠犬吧,嵘城侯的三儿子?本来没有什么可能成为世袭侯爷,却因为男主登上皇位,有从龙之功成了新一任嵘城侯。

    但是,由于跟家里不对付,嵘城侯又是大皇子一派,自然,男主登上皇位之后,没少下绊子,直接找了个错处,嵘城侯一家除了这个女主忠犬,其余一个不剩,全部流放了,结果不言而喻,受不了路上压榨和饥饿,最后竟然全是饿死的。

    而当时,这位忠犬在锦衣玉食里整天哀伤自己爱而不得的爱情,丝毫没有想起自己的亲人一分一毫,好像一点关系也没有。

    真是讽刺,整日受着家里的供养,没有受到什么亏待,却丝毫不为家族着想,就是个食其血肉的白眼狼,

    拿不到侯爷之位,就好似亏欠了他,毫不犹豫的出卖,就为了“真爱”?

    叶七看到剧情里嵘城侯一家的结局,只觉得讽刺。

    这是写男女主爱的故事吗?简直是血泪史,非要踏着别人白骨之上的真爱?

    叶七觉得这个侯爷三子叫什么尘轩的就是个脑残,享受着锦衣玉食,吃喝不愁,不能带来什么好的也就罢了,老实眯着当个贵少爷就好,不护着一身血脉相连的,反而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最后他成了从龙之功,家里人都埋在了他乡的荒漠,最后饿死。

    嵘城侯有这么一个儿子,可真是倒霉透了。

    现在就已经跟女主有了联系,难保到时候让男女主对眼的时候有什么变数,叶七想。

评论

您只有登陆后才可以发表书评
  • 暂无回应